中银协:理财产品进入低速增长
谁将成为金融业功能监管靶心
互金平台抓紧下线金交所项目
北京首家民营银行中关村银行开业
迷你债基清盘队伍扩大
3上一篇  下一篇4 2017年07月17日 版面导航 放大 缩小 默认        

谁将成为金融业功能监管靶心

 

  随着金融业的发展创新,混业经营已成为趋势,但风险也由此集聚。在7月14日-15日召开的全国金融工作会议上,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强调,要加强金融监管协调、补齐监管短板,加强功能监管,更加重视行为监管。在分析人士看来,在功能监管体系下,银行表外业务、影子银行以及金融机构跨界经营等监管套利风险都将得到遏制,此外,互联网金融、金融控股集团等监管真空地带也都将被纳入监管。

  覆盖监管真空地带

  在此次金融工作会议上,习近平指出,完善金融机构法人治理结构,加强宏观审慎管理制度建设,加强功能监管,更加重视行为监管。

  央行参事盛松成指出,全国金融工作会议传达了两个信号,一是要加强金融对实体经济的服务,二是要加强金融监管,防范金融风险。

  事实上,在金融领域,由于分业监管,造成监管标准不统一,监管套利成为常态。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全国金融工作会议上也指出,要增强金融监管协调的权威性、有效性,强化金融监管的专业性、统一性、穿透性,所有金融业务都要纳入监管,练就“火眼金睛”,及时有效识别和化解风险,整治金融乱象。

  由分业监管到功能监管转变,即由“谁发牌照谁监管”转变为“按产品的金融功能进行监管”。在功能监管体系下,银行表外业务、影子银行以及金融机构跨界经营等监管套利风险都将得到遏制。

  影子银行将得到遏制

  其中一个问题就是近年来快速增长的影子银行。银行为了逃避监管,通过与券商资管、基金子公司、信托等合作将大量业务转移到表外,进而形成了规模庞大的影子银行业务,进行监管套利,带来金融风险膨胀和失控风险。央行《中国金融稳定报告(2017)》显示,截至2016年末,银行业表外业务余额253.52万亿元,表外资产规模相当于表内总资产规模的109.16%,商业银行表外业务管理仍然较为薄弱,表内外风险可能出现交叉传染。

  有券商资管人士表示,尽管资管公司“去通道、去杠杆”早已成为上至监管下到机构的共识,但转型的速度远比想象中来得慢。对于一些还没来得及转型的基金子公司、券商资管来说,冲击和影响还是比较大的。中国社科院金融研究所银行研究室主任曾刚指出,以监管套利为主要目的的影子银行规模可能会大量削减,影子银行的发展空间可能会明显受限,但完全消失的可能性不大,而且客观来讲,影子银行有它存在的客观必然性。

  险资激进举牌或受限

  此外,在混业经营下,金融机构跨界经营的风险也加速暴露,尤以保险行业为甚。公开资料显示,在2015-2016年的险资举牌浪潮中,险资举牌金额超过1700亿元,涉及上市公司达到了37家。在此次金融工作会议上,习近平也提到,要促进保险业发挥长期稳健风险管理和保障的功能。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客座研究员董希淼指出,当前保险业面临流动性、资本不实、声誉等风险,绝大多数传统大中型保险公司经营较为稳健,风险可控,但个别激进公司近年来规模快速扩张,隐藏的风险逐步暴露,如个别金融大鳄借道保险业兴风作浪,个别公司无序举牌冲击实体经济等。习近平指出促进保险业发挥长期稳健风险管理和保障的功能。为险资的发展指明了方向。

  在谈及功能监管对保险行业的影响时,中央财经大学保险学院原院长郝演苏认为,对于保险来说,会对短期业务产生影响,包括万能险、投连险等,这些保险本身没有问题,但是业务比重失衡了。

  此外,在前段时间的“宝能-万科”大战中,宝能借助万能险、银行贷款、资管计划等形式,杠杆率超过10倍,也凸显“分业监管”的无力感。郝演苏认为,保险资金进入股市,是没有问题的,但是应考虑是战略投资还是财务投资。他指出,险企应该作为财务投资者而不是战略投资者进入股市,未来应对增加风险杠杆和风险筹码进行作业的产品加以防范和限制。

  多牌照集团将受针对性监管

  除了交叉金融业务的风险以外,分业监管还造成了金融监管出现真空地带,如互联网金融以及金融控股集团发展衍生的风险。

  方正证券首席经济学家任泽平表示,通过牌照控制业务开展,还产生了监管真空,一些新出现的金融业务尚未获得牌照,监管主体不明,导致相互推诿,产生监管真空。中欧陆家嘴国际金融研究院执行副院长刘胜军直言,谁发牌照谁监管,必然产生一个悖论,那些新出现的金融业务尚未领取牌照,监管主体不明,容易相互推诿,导致监管真空。2013年以来P2P如雨后春笋般涌现,但监管部门议而不决,最终导致e租宝等恶性事件的爆发。

  习近平还提到,“要规范金融综合经营和产融结合”。曾刚认为,这涉及到多家金融机构持有多张金融牌照,形成了混业经营的情况,此外很多非金融企业也拿了很多金融牌照,甚至部分行业不止一张金融牌照,形成了庞大的金融体系。

  曾刚表示,除了持牌机构的跨界经营外,披着互联网金融外衣的类金融和准金融的快速发展在过去一段时间造成很多风险事件,未来也是需要被纳入考量范围之内的。

  “金融混业趋势加剧,导致任何一家单一监管主体都无法对被监管机构的业务范围进行全覆盖,例如平安集团的业务横跨保险、银行、证券、信托、支付、P2P等等,结果银监会、证监会、保监会都只能管到平安集团的‘一小块’。”刘胜军指出。

  苏宁金融研究院宏观经济研究中心主任黄志龙表示,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的成立对于金融控股公司等混业经营的金融创新业务监管也将更加有效和具有针对性。

  北京商报记者 崔启斌  刘双霞 王晗 实习记者 赵雾晗

 
3上一篇  下一篇4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北京商报》社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商报总机:010-84285566 网站热线:010-84276814
商报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和平里西街21号 邮编:100013
ICP备案编号:京ICP备08003726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