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言二拍
经济三个转变下的“中国故事”
北京8月CPI同比涨幅小幅回弹
揪出程序员之死的恶魔
十年间我国服务外包额增长近80倍
财政投入2.9亿支持文化央企重组
北京经适房转商品房政策未调整
3上一篇  下一篇4 2017年09月13日 版面导航 放大 缩小 默认        

揪出程序员之死的恶魔

陶凤
 

  欲望可以速成,但真爱不会。白手起家的程序员苏享茂,积累起千万身家,在短短几个月被挥霍一空,甚至连自己的命也未能幸免。

  9月7日凌晨5点,WePhone的创始人兼开发者苏某跳楼身亡。此前,苏某在Google+留下一份网帖,称选择结束自己的生命是因为和前妻翟某的一份“万恶的离婚协议”。网帖称,翟某以苏某公司有漏税行为、WePhone的网络电话功能是灰色运营等理由,以举报违法相威胁,要求后者在协议离婚时转移和赔偿巨额财产。

  舆论一边倒地指向了“骗婚骗财”前妻翟某,仍有可能随时反转。真相尚待起底,在整个事件需要深入跟踪之际,结论不能下的太早。片面采信一方并不符合现代司法社会的判案准则。简单地将主张权利等同犯罪并不符合司法逻辑,权利评价只问是否合法、不问维权动机为何。

  不过,从目前已知的信息看,一个不折不扣的技术达人可能存在性格缺陷,比较懦弱,危机发生后又缺乏法律意识,未能获得专业有效的法律支援,导致了悲剧的发生。为促使两人结识的平台方,世纪佳缘该不该为这起悲剧背锅负责?这确实是一个充满争议的话题。

  世纪佳缘网站自称是一家“严肃婚恋网站”,会员信息的真实有效,同时也要求会员必须以婚恋为目的,注册时需声明婚姻状态。但翟欣欣的信息并不真实,也不完善。翟欣欣公开的资料与职业差距很大,女方的婚姻状况和年龄数据作假,真实身份扑朔迷离。

  苏享茂付费几万块成为世纪佳缘的VIP会员,配有专门的红娘。翟欣欣也是世纪佳缘的VIP会员。作为网站的运营方,既然提供了平台,就有义务保证参与者在信息的真实有效性上保持对等关系。作为动辄收费数万的“一对一红娘服务”,更需要从服务上确保会员信息的真实有效。

  有人说女方提供的虚假信息网站无法查证,一个成功的创业者就应该有足够的警觉。但程序员的眼中,或许只有简单的逻辑关系,并不懂人性的复杂和险恶。基于对个人警惕性的预估,并不能成为平台开脱责任。

  苏享茂之于世纪佳缘,正如魏则西之于百度,李文星之于boss直聘。苏享茂命案中的世纪佳缘,在于作为人际关联的要命一环,应该因失察埋坑而承担责任。

  每一个个体面前的网络黑洞无处不在,很难确保不在哪个缺口出事。这些非正常死亡事件反应出的都是网络中介服务平台信息不完全,不真实的问题,正是平台上提供的虚假信息为每一次意外提供了温床。

  个程序员死了,不是因为劳累过度,而是因为一次失败的婚姻。相亲、结婚、离婚、死亡,37岁的苏享茂在160天里,经历了这一切。

  司法实践中,有对以婚恋为名行诈骗之实的行为进行定罪处罚的判例。归根结底,翟某是否应当为苏某之死负责以及应当承担怎样的法律责任,最终取决于公安机关的权威调查,而难辞其咎的平台同样需要法律的利剑给个明确的说法。

 
3上一篇  下一篇4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北京商报》社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商报总机:010-84285566 网站热线:010-84276814
商报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和平里西街21号 邮编:100013
ICP备案编号:京ICP备08003726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