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明珠仍为格力电器董事会候选人
人事再调整 魅族能否崛起
三星关闭天津手机制造厂
与恒大和解 贾跃亭的造车路仍非坦途
马斯克期待特斯拉中国工厂动工
高管扎堆离职 天喔国际陷运营危机
3上一篇  下一篇4 2019年01月02日 版面导航 放大 缩小 默认        

人事再调整 魅族能否崛起

 

  分分合合的魅族最近再次进行人事调整。2018年12月31日,魅族科技高级副总裁杨颜表示正式卸任魅族Flyme事业部总裁一职。由于销量不振、业绩不佳,魅族去年一年频频调整架构,在手机市场饱和、头部效应愈加明显的大环境下,魅族必须破除自身产品线混乱、创新力不足的问题,同时要把握好5G时代重新崛起的机会。

  人事频繁调整

  杨颜宣布正式卸任魅族Flyme事业部总裁一职,并称根据公司安排,副总裁周详将接任自己的工作,总经理彭翻将分管商业化业务。他称会以新的角色继续贡献力所能及的力量,但并未透露具体的职位。

  其实,早在20多天前就有传闻称杨颜将调离Flyme事业部,面对流言蜚语,魅族创始人黄章在魅族社区回复:“几年前杨颜的兴趣就偏运营了,Flyme周详一直在负责。杨颜是我提拔培养的,但也只能依他个人意愿和兴趣作调整。”

  网传的一张魅族最新人事调整架构图显示,在黄章之下成立了一个经营委员会,经委会主席为戚为民,委员包括黄章、李楠、郭万喜等高管。高级副总裁杨颜则没有出现在新的架构图上,仅以文字说明杨颜转岗担任CEO特别助理,协助CEO工作。杨颜新职务的级别是M4.2,与李楠、杨柘平级,高于郭万喜等人。

  魅族的人事架构一直都不稳定,去年就进行了多次调整。2018年5月,分拆一年的魅蓝重新与魅族合并,黄章任魅族科技董事长兼CEO,直接参与公司运营;魅族CSO兼高级副总裁李楠全面负责销售中心相关业务和团队管理;魅族CMO兼高级副总裁杨柘全面负责市场中心相关业务和团队管理,魅族市场中心全面负责魅族科技品牌战略。

  一个月后,魅族内部再次对高管进行了调整,杨拓不再担任魅族CMO及市场中心高级副总裁,转任CSO,并任命原CSO李楠为CMO兼高级副总裁。

  不过,在过去这8个月中,杨柘和李楠不再活跃于社交平台上。运营商世界网总编辑康钊告诉北京商报记者,早在2018年年中,杨柘就已经离开了魅族,目前去向不明,但他年龄不算大,应该在找自己的方向。“李楠现在是魅族主要营销大将,在目前产品、市场都不是太好的情况下,不经常露面也很正常。”

  市场表现不佳

  在康钊看来,之所以魅族在2018年对白永祥、杨柘、杨颜等高管接连调整,主要还是因为业绩不佳,希望通过换高管来改变情况。产经观察家、钉科技总编丁少将则认为,魅族此前频繁人事调整的原因,除了手机业务没有起色、部分高管要为业绩不好担责外,还因为高管内斗严重,需要重新构建管理体系以更顺畅地发展业务。

  数据显示,2015年魅族整体的手机出货量为2000万部,2016年增长到2200万部,2017年魅族整体的手机出货量下滑到2000万部,较上年减少200万部。北京商报记者试图就2018年的销量采访魅族相关负责人,但被告知已离职。

  根据国内市场调研机构赛诺公布的2018年11月国内智能手机销量排名情况,魅族当月销量为47万部,市场份额为1.3%,同比下滑65%,环比下降8%。而去年1-11月手机整体销量排名中魅族的销量总共为907万台,按照目前魅族的月销量来看,2018年魅族全年的销量恐怕不会超过1000万部,与2017年魅族销量2000万部相比,几乎直接减少了一半。

  魅族手机销量惨淡,与魅族16开卖时产能不足有脱不开的关系。2018年8月8日,魅族科技发布了期待已久的年度旗舰手机——魅族16和魅族16 Plus。其中,魅族16标准版依靠2698元起售的超低价格一举超越竞品小米8,成为当时最便宜的骁龙845旗舰手机,预约购买的用户更是与日俱增。但魅族16系列一开始并未准备太多物料,以至于首发前3个月缺货问题极为严重。而在这一期间,友商的多款骁龙845机型已经现货敞开销售,并且部分机型还进行了降价优惠处理。当魅族16系列真正现货开售时,已错过了前3个月的最佳销售期,最终不得已进行小幅度的降价处理。

  魅族高管之间的内斗可能也对魅族的经营造成了一定影响。去年4月,时任魅族文创部总监的张佳通过其个人微博公开质疑杨柘,认为从杨柘入职魅族一年的表现看,其不能带魅族走出困境。随后,魅族通过全员邮件宣布,将张佳开除。

  静待5G机会

  尽管销量情况不如人意,魅族却在最近公布了一个好消息。上周,中共珠海市魅族科技有限公司委员会正式成立,同时,魅族科技还喊出了“实业兴邦,国货当自强!”的口号。

  随后多方爆料称,珠海市政府将会注资支持魅族发展,目前投资方案已经谈妥,而且这是个“靠谱消息”。有业内人士认为,作为珠海的明星企业,魅族一旦有了珠海市政府的支持,不但可以获得资金、资源方面的强力“输血”,股权结构也会更加多元、健康,无疑是魅族的一个绝佳机遇。

  康钊也指出,鉴于目前的情况,魅族申请珠海市政府注资是很正常的,魅族股权结构不复杂,主要是黄章和阿里,珠海市政府注资后,起码可以让魅族活下来,等待5G时代的到来,到时应该还有机会重新崛起。

  但丁少将对魅族的未来表现并不看好。“即便有政府的投资,对于魅族的帮助作用也有限。魅族当下的问题并不只是资金问题,还包括产品创新力退步严重、产品线混乱、供应链能力不足,以及人事内斗导致的经营管理效率下降等,如果有政府资金的投入当然是利好,但解决不了魅族的系统性问题。”

  锤子科技就曾经拿到过成都市政府的注资支持,得以“起死回生”,但手机销量一直没能爆发,锤子科技目前的处境可以说是岌岌可危。

  日前,有消息称魅族要改行做奶茶。对此,黄章在魅族官方社区回应称:不可能,那不是我们热爱的事。黄章还表示:“现阶段是我们主动调整策略,厚积薄发。未来产品更是精品路线,不会用超低端机来弥补销量。”

  对于2019年,丁少将认为,魅族的日子注定不会好过,这其实也不是魅族一家的问题,是整个中小手机品牌的共同问题。在手机市场增长趋缓、华米Ov加速收割市场、品牌集中度不断提升的情况下,魅族必须告别激进、稳健发展,走精品路线,“小而美”活着就属不易。

  “魅族还有它的品牌知名度,有较强的研发能力,只是整个手机行业形势可以用极其恶劣来形容,除了少数几个领头企业之外,二三线品牌都只能等待5G时代的到来,看到时能否有自己的一席之地。”康钊说。

  北京商报记者 石飞月/文 代小杰/制表

 
3上一篇  下一篇4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北京商报》社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商报总机:010-84285566 网站热线:010-84276814
商报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和平里西街21号 邮编:100013
ICP备案编号:京ICP备08003726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