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喔国际称生产营运已转趋稳定
“国六”提前 车企苦乐不均
海马汽车就亏损情况回复深交所
海口工商局对椰树椰汁立案调查
AI开路 百度再探医疗领域
皇氏集团回应2018年业绩亏损
3上一篇  下一篇4 2019年02月14日 版面导航 放大 缩小 默认        

“国六”提前 车企苦乐不均

 

  日前,北京市生态环境局发布的《关于北京市实施第六阶段机动车排放标准的通告(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通告”)显示,北京拟提前实施国家第六阶段机动车排放标准(以下简称“国六”)。业内人士表示,国六提前实施对车主的影响并不大,但厂家的利润空间和准备时间可能会被压缩。因此,如何平稳消化国六实施的影响,无疑将成为业内各方需要经受的一大考验。

  车企应对两极分化

  通告显示,自2019年7月1日起,重型燃气车以及公交和环卫行业重型柴油车须满足国六b阶段标准要求,自2020年1月1日起,轻型汽油车和其余行业重型柴油车须满足国六b阶段标准要求。按照此前的部署,2020年全国范围实施国六a阶段标准要求,2023年实施国六b,这意味着北京地区相当于提前三年多跳过国六a阶段直接进入国六b阶段。

  面对即将实施的国六标准,众多车企需要大量研发时间和资金升级技术。然而,现实的情况是多数车企仍未准备充分。根据中汽中心公布的调查数据,截至2018年12月13日,共有54家企业838个车型630363辆车进行了国六环保信息公开,与上周汇总环比增加48个车型、62735辆车。公开车型均为国六b,相当于国五车型的20%左右。

  一汽丰田的一位负责人告诉北京商报记者,目前一汽丰田已经具备了提升到国六排放标准的技术,并且已有部分车型供应到率先实施国六标准的地区。随着生产规模和国六标准实施范围的扩大,一汽丰田也会紧随形势,确保在第一时间供应市场。

  此外,东风悦达起亚的一位公关负责人透露,目前东风悦达起亚基本每个车型都有对应的国六产品在售(限定区域订单制排产),今年3月后将全国开放国六所有车型。

  相较而言,自主品牌车型的准备尚不充分。从目前的统计来看,只有长安汽车旗下12款车型已达到国六标准,绝大部分自主品牌仍未有国六车型上市。

  不过这并不意味着自主品牌没有技术储备。吉利集团相关负责人在给北京商报记者的回复中称,在国六施行地区,吉利汽车都将及时推出满足国六排放标准的版本,满足各地政策标准与市场需求。

  “国六车的成本比较高,更多的是在合资品牌车型上率先达到,而自主品牌应在政策的压力下,尽早实现国六技术的提升。”在全国乘用车联席会秘书长崔东树看来,从国五升级到国六,单车的成本也将会提升1000元。国六的排放标准更严格,车企需要对排放技术进行升级。但从目前所公布的国六汽车名单上来看,自主品牌车型只是占到了很小一部分。

  “两桶油”部署就绪

  京津冀多地以及相对发达地区陆续出台提前实施第六阶段机动车排放标准政策,消费者除了关注爱车是否符合标准外,油品的质量也是重点关注的话题。

  针对多地提前实施国六,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国石油”)以及中国石油化工集团公司(以下简称“中国石化”)相关负责人向北京商报记者表示,均已做好了相关准备。

  中国石油相关负责人表示,按照国家相关要求,2019年1月1日起,中国石油已经全面提供国六油品。资料显示,2018年12月24日,较国家要求提前一周。中国石油两万多座加油站已悉数上市销售国六高清洁汽柴油。

  “两桶油”之一的中国石化也已经完成了国六的升级工作。中国石化相关负责人在回复北京商报记者时表示,2017年7月,中国石化在京津冀及周边“2+26”个城市区域内全部炼油企业已提前一年多完成国六油品质量升级。2018年10月底,中国石化下属28家成品油生产企业出厂车用汽柴油全部达到国六要求,2019年1月1日前,全国范围内的加油站也完成了置换工作。

  相比国五标准汽油柴油,国六排放标准要严格50%以上。国五汽油颗粒物排放降幅可达10%、一氧化碳排放量降低50%、总碳氢化合物和非甲烷总烃排放限制下降50%、氮氧化物排放下降42%。国六柴油多环芳烃质量分数由原来的不大于11%降低为不大于7%,并增加了车用柴油中总污染物含量的技术要求和检测方法。使用国六油品的汽车,颗粒物、氮氧化物排放显著减少,发动机积碳更少,工作更平稳,动力更强劲,油耗更低。油品专家认为,仅从执行的标准层级讲,我国已经超越欧美等西方国家目前执行的标准。

  为了实施油品升级,油品企业也进行了大投入。业内人士认为,中国石油、中国石化每吨油品也将增加几百元的成本。资料显示,2000-2018年,中国石化已累计向炼油板块投入超过3000亿元,大多用于油品质量升级。

  市场终端迎挑战

  “国六实施的难度主要是准备时间问题。”在崔东树看来,前期明确的国六实施是2020年7月的国六a,现在部分地区直接提早实施国六b,导致企业的准备计划快速调整,而目前上游核心供应商仍是几家国际零部件企业,产品升级的时间瓶颈较大。

  尽管部分省市计划提前至2019年7月实施国六,但与此前沸沸扬扬的“国内部分地区2019年1月就将实施国六”的传闻相比,时间已向后缓冲了半年。

  对此,崔东树认为,相比国五轻型汽车,国六轻型汽车技术难度非常大,对发动机行业挑战非常严峻,“2019年7月在部分地区实施国六是英明的政策,北京既定的2020年1月1日(对轻型汽油车实施国六)是很好的务实做法”。

  时间不再紧迫,然而国六的提前实施仍将对终端市场的销售造成一系列影响。汽车行业分析师颜景辉表示,随着国六实施的临近,二手车市场应该会出现“倒计时效应”,也就是二手车交易量可能会在标准正式实施前明显提升。另外,国六实施前,新车和二手车的价格可能也会出现波动,这有待观察。

  对于国六提前实施后,市场上会不会出现国六车一车难求的问题,颜景辉分析称,就北京市场而言,此前国三转国四、国四转国五时,市场上都曾出现新标准车型难买的“断档期”。但过去这些年来,每一次标准转换时的市场“断档期”时间都在缩短,“很多厂商这次其实已经未雨绸缪做好了迎接国六的准备,届时主流车型应该不会出现供应问题,其他小众车型可能会出现供应紧张的情况”。

  值得注意的是,从整个产业来看,对国六实施时间最敏感的不是一般的汽车厂商,而是平行进口车商。中国流通协会进口车委员会主任王存表示,国六排放标准对进口车,特别是平行进口车影响较大,不达标的车型需要对整个动力系统进行升级,且平行进口车销量有限,均摊到每个车的成本较高。因此,进口车中的小众车型升级较慢,平行进口愈加明显。

  北京商报记者 蓝朝晖 李振兴 濮振宇/文 宋媛媛/制表

 
3上一篇  下一篇4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北京商报》社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商报总机:010-84285566 网站热线:010-84276814
商报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和平里西街21号 邮编:100013
ICP备案编号:京ICP备08003726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