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口子网”顶风导流违规现金贷
2019年03月20日 版面导航 放大 缩小 默认        

“寻口子网”顶风导流违规现金贷

 

  在央视“3·15”晚会曝光“714高炮”黑幕以及贷款超市乱象之后,北京商报记者调查发现,多款贷款超市App进行了整改,下架了相关贷款产品。不过,此类“714高炮”产品仍然有依附体。北京商报记者在社交平台以及搜索网站上发现,有不少类似“借款口子”的链接、网页存在,比如寻口子网仍在导流违规现金贷。在分析人士看来,此类导流平台是违规现金贷推广营销的主要渠道,对“714高炮”等违规现金贷的野蛮生长起到了助推作用,应该承担相应的责任,建议实行牌照制管理。

  多平台整改

  仍有“口子”存在

  央视“3·15”晚会曝光了超高利息、暴力催收的“714高炮”。在此类违规现金贷的业务链条中,贷款超市成为不可或缺的一环。央视“3·15”晚会点名了一些贷款超市上暗藏着“714高炮”、需要购物才能下款的贷款App。

  北京商报记者调查发现,在央视“3·15”晚会曝光之后,多款贷款超市App进行了整改。被点名的融360声明称,主动下架App进行彻底自查,少数涉嫌搭售行为的产品已全部下架,目前排查结果并没有7天和14天期的产品。3月19日,北京商报记者在手机应用市场中搜索“融360”,未搜到App。  

  此前,据媒体报道称,趣头条贷款超市中有一款“誉米钱包”,誉米钱包中的产品存在7天期限的小额超利现金贷。有人士认为,趣头条间接导流至了超利贷平台。不过,北京商报记者3月18日发现,趣头条贷款超市产品进行了更换,已不见“誉米钱包”。对此,北京商报记者给趣头条发去采访提纲,但截至发稿,未收到回复。

  在手机应用市场搜索“贷款超市”关键词,仍有多款贷款超市App。不过,北京商报记者下载“小白贷款超市”、“借款超市”等几款现金贷超市App后发现,在App上已没有贷款产品可选。

  不过,北京商报记者进一步查询发现,在“小白贷款超市”的个人页面有一个“隐藏口子”的栏目,该栏目显示“已经有19997用户开启隐藏口子,撸到2459631元”,另外还滚动播放用户下款的情况。记者尝试操作,显示需分享即可解锁,不过,该分享信息已被微信屏蔽,停止访问原因是“据用户投诉及腾讯网址安全中心检测,该网页包含恶意欺诈内容”。

  虽然多个贷款超市App平台进行了整改,但是此类“714高炮”产品仍然有依附体。北京商报记者在社交平台以及搜索网站上发现,有不少类似“借款口子”的链接、网页存在,上面汇集了各类现金贷产品,仍然可以申请贷款。记者找到的一个“寻口子网”上,网页介绍显示“网黑好下款的714高炮秒批口子”。该网站聚集了多款借贷产品,一款“贷上花”的产品显示,贷款额度为1000-5000元,期限7天,费用每日0.03%,征信要求为“不查征信不上征信”。类似产品还有“英雄元宝”、“手到钱来”等。记者发现,“寻口子网”并未显示公司信息及联系方式。

  黑平台“温床”

  助推借款人“以贷养贷”

  事实上, 类似贷款超市、贷款搜索网站是伴随着现金贷业务而得到快速发展。近年来,对消费金融行业的监管不断加强,平台存获客难题,于是,贷款超市的导流业务变得火热起来。然而,导流的平台中,也出现了砍头息、高利贷或暴力催收等现象。此外,还助推了借款人“以贷养贷”行为。

  据了解,目前,此类导流平台费用包括广告费、市场营销费、推荐费,其中推荐客户按照效果付费。不过,对于类似“贷款黑口子”等,还有来自倒卖信息的黑色收入。一位不愿具名的现金贷平台人士称,此类“714高炮”产品没有网站,往往仅是一个链接,看似产品很多,不过很多是“马甲”,有些根本不会下款,只不过为了获取个人隐私数据。北京商报记者尝试申请此类“714”贷款产品发现,需要提供的信息包括手机号、身份证号、银行卡号,此外,还需开通手机通讯录权限、位置信息权限等。

  对此,分析人士认为,部分贷款超市的导流模式可能会涉嫌刑法第253条之一侵犯公民信息罪,非法获取、交换、售卖姓名、身份证号、银行账号、财产状况,都属于违法甚至犯罪行为。

  此外,此类贷款超市的引流平台实际上助推了借款者“以贷养贷”的行为,如“寻口子网”显示,“推荐同时申请多个产品,有利于提高获贷申请率”。

  一位“714高炮”借款人李国伟(化名)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央视“3·15”晚会曝光对“714高炮”有影响,不过只是皮外伤。李国伟称,贷款超市App只不过是一种引流渠道之一。“714高炮”产品改头换面很简单,换个名字继续来,就像打游击一样。

  据李国伟称,他借了多款“714高炮”产品,现在很多都不还款了,用行业黑话叫作“强制上岸”,能新借下来的就是“发工资”。

  事实上,“714高炮”借款已变成不少借款人的职业。李国伟介绍,他管理了几个“撸口子”的大群,群里大都是专业“撸口子”的人,而这些导流平台的存在给“撸口子”提供了便利。

  当记者问及催收问题时,李国伟表示, “一个正常的人,是不会为借一两千块付出这么高利息的。借这些钱的只有两类人——赌徒和学生。‘714高炮’上门催收的几率接近于0,催收成本摆在那里。催收的目的也是搞烂你的人际关系和家庭关系。能承受压力的人已经把它看作一种职业,能下款就是发工资。扛不住压力的,自然付出高额利息”。

  建议实行

  牌照制管理

  分析人士认为,手机应用市场和各类贷款超市等导流平台是违规现金贷推广营销的主要渠道,对违规现金贷的野蛮生长起到了助推作用,应该承担相应的责任。

  麻袋研究院高级研究员王诗强表示,目前的监管并没有规定贷款超市,主要靠市场自觉。对于贷款超市,主要责任是审核相关入驻平台。类似其他金融机构,贷款超市应该持牌经营,获得相关牌照,具备相关审核资质及能力后再展业,也许更有利于行业健康发展。

  广州互联网金融协会会长方颂表示,可能要承担连带责任:合法经营是每个企业经营的底线。贷款超市,作为面向社会大众的金融产品的引流和代售平台,尤其要勤勉尽责,有高度的社会责任感。贷款超市如果在知情的情况下,仍与违规现金贷公司合作为其引流或代售,可能会因存在过错承担连带责任。《产品质量法》第31条规定:“因产品存在缺陷造成人身、他人财产损害的,受害人可以向产品的生产者要求赔偿,也可以向产品的销售者要求赔偿。”另外,如果违规现金贷公司被公安部门立案的,其支付的引流费用可能会被公安部门认定为不当得利而追缴。

  在法律层面,北京寻真律师事务所律师王德怡表示,违规放贷平台的本质是假借订立合同,诱导、迫使客户接受不公平的交易条款,再利用放贷侵占客户资金。导流只是违规交易获得客户来源的一个环节。若明知相关网贷平台从事违规放贷业务,引流平台仍可能与放贷平台存在共同侵权的故意,在民事上可能承担相应的侵权责任。但由于客户比较分散,在法律上比较难以取证。

  事实上,相关平台已在出手整治清理。3月18日,微信安全中心发布公告称,对于各类违法违规行为始终保持“零容忍”态度,并一如既往地对此类行为予以坚决打击。据介绍,根据用户投诉提交证据,2019年起截至目前,微信共计对2500多个非法发放贷款账号进行了阶梯式处理,并对1000多个非法发放贷款群进行了封停处理,后续仍将加强处理。

  对于此类导流平台的监管,王德怡建议,相关主管部门通过技术手段,建立统一的投诉举报平台,便于将相关数据予以统计,分门别类地予以监管。 建议借款人不要到这种违规平台借款,避免陷入套路贷的陷阱。方颂表示,贷款超市参照类金融机构,实行牌照制管理。此外,实务中“引流”与“代售”的边界较为模糊,如果实行牌照制管理,也应明确。

  此外,方颂还提醒,借款人切忌以贷养贷。现金贷一般每笔几千元,最多两三万元,法律允许的最高借款利率只有24%,而且对无金融牌照的放贷行为法院很可能不会要求付利息,因此都不难解决。但如果害怕了、顶不住催收的压力,借新钱还旧钱,多头借贷、以贷养贷,很快就会利滚利,欠款会迅速放大,而且每一笔借款都具有相应的法律效力,这就把自己推向不归路。

  北京商报记者 刘双霞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北京商报》社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商报总机:010-84285566 网站热线:010-84276814
商报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和平里西街21号 邮编:100013
ICP备案编号:京ICP备08003726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