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言二拍
“挂证”药师将进信用黑名单
共享经济不是共享押金
贵晋陕甘将加快甲醇汽车应用
3上一篇  下一篇4 2019年03月20日 版面导航 放大 缩小 默认        

“挂证”药师将进信用黑名单

 

  3月19日,国家药监局发布了《国家药监局综合司关于开展药品零售企业执业药师“挂证”行为整治工作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决定在全国范围内开展为期6个月的药品零售企业执业药师“挂证”行为整治,严厉打击执业药师“挂证”行为。长久以来,由于考取门槛限制,药店待遇较低,我国药师稀缺、药店配置不到位的问题一直没得到解决。因此,整治之余,如何改革执业药师职业资格制度更是治本之策。

  “挂证”将被撤销资质

  根据《通知》,为期6个月的整治工作将分为自查和监督检查两个阶段。

  在自查整改阶段,所有药品零售企业和在药品零售企业的执业药师须开展自查,并于4月30日反馈自查情况。

  自2019年5月1日起,各省级局组织对行政区域内的药品零售企业开展监督检查。

  《通知》明确,各省级局于2019年9月30日前,对行政区域内执业药师“挂证”整治工作进行总结,报国家药监局药品监管司。对于查实药品零售企业存在执业药师“挂证”的,应通报当地医保管理等部门,取消其医保定点资格,形成部门联合惩戒机制。对于查实的“挂证”执业药师,撤销其《执业药师注册证》,并对外公示。要将“挂证”执业药师纳入信用管理“黑名单”。

  实际上,执业药师“挂证”此前早已有之。2016年,广东省中山市第二人民法院审理了一起药店工作人员没有药剂师资格,擅卖处方药而导致患者身亡的案件。最终,法院判定药店支付患者家人48万元。

  事至如今,乱象未平。今年3月15日晚,中央广播电视总台曝光了重庆市部分药品零售企业执业药师“挂证”、不凭处方销售处方药等问题,执业药师“挂证”再度引起社会关注。

  药师供不应求

  由于我国“必须凭处方购买处方药的规定”正在推广中,目前还未强制执行这一法规,因此要求开办药品零售店的必备资质之一就是执业药师证,也就意味着每个药店至少有一个驻店药师。

  《国家药品安全“十二五”规划》要求药店在2015年底前必须配备执业药师,由于执业药师数量不足等原因,此后原国家食药监总局发布的《关于现有从业药师使用管理问题的通知》补充,有条件地延长现有从业药师资格期限至2020年,但新建药店必须配备执业药师。

  根据要求,药店和药师应按照1:1(大型门店配置比例通常为1:2)的比例进行配置,中商产业研究院的数据显示,2017年我国药店执业药师配置率为82.2%,我国执业药师数量仍存在较大缺口。

  而对于执业药师们来说,很少会选择在药店上班。“执业医师考试的门槛高、难度大,而拿到证件的医师又不一定会到零售药店工作,另一方面,这几年药店发展超速,门店越开越多,造成了执业药师人才供不应求。”广州一位连锁药店的负责人表示。

  2017年,全国药品终端市场规模约1.6万亿元。我国共有约45.4万家零售药店,其中连锁药店数量为22.9万家,单体药店越来越难以支撑,药店连锁化成为了趋势,由2016年的49.4%升至50.4%,连锁门店数量也首次超过了单体药店。

  对于单体药店来说,执业药师的供养成本却是难以承受的。一位从业多年的药店经营者介绍,“我的药店在市中心,位置不算差,年营业额100万元以上。但药品不是每一种利润都很高,总体毛利率约为40%左右,除去人工、房租,纯利润仅20%”。

  药师高额的供养成本对应的是大量的工作任务。中国药师协会理事叶真说,“除了存在部分执业药师‘挂靠’零售药店的违法行为”,在实际工作中,执业药师承担的工作远不止“咨询服务”,还有“质量管理”和对其他员工的培训等工作,“所以造成了执业药师不能随时在店提供用药咨询服务的现象”。

  职业资格制度待变

  对于造成药师供不应求的原因,药师资格证的“难考”无疑是关键之一。

  2018年,药师资格考试共有60万人参加,但监考老师有6万人,占比达到了10%。2017年参加考试的是53万人,而通过率却只有20%左右。

  一位持有药师资格证的业内人士告诉北京商报记者,药师资格证与同类型的其他考试相比是比较严格的。

  根据《执业药师资格制度暂行规定》和《执业药师资格考试实施办法》,取得药学、中药学或相关专业学历,且从事药学或中药学专业工作满一定年限,才可申请参加执业药师资格考试。据上述人士介绍,药师就业范围相对较宽,很多其他医疗相关专业的学生都想拿到这个证,不过对于非本专业的学生来说,有机化学、微生物学、免疫学这些课程的难度还是很高的。

  对此,去年8月,国家药监局发布了《执业药师职业资格制度规定(征求意见稿)》和《执业药师职业资格考试实施办法(征求意见稿)》。根据两个征求意见稿,执业药师资格考试准入由原来的在药学或中药学岗位工作满三年修改为没有工作年限要求;对具有药学类、中药学类相关专业大学本科学历人员的工作年限要求,由原来的在药学或中药学岗位工作满三年降为满一年。

  同时,上述意见稿还规定,不再要求执业药师注册须经所在单位同意,简化执业药师的注册手续;将《执业药师注册证》有效期由“三年”修改为“五年”,降低执业药师延续注册频率,方便申请人,节省审评成本。

  2017年,北京率先发布规定:执业医师资格证注册地点由原来的执业医院变成北京市;执业助理医师由执业的医疗、预防、保健机构变成机构所在区行政部门。

  这项政策意味着,理论上医生可以同时在多家医院就职,选定其中一家为主要工作单位,其他几家机构通过向批准医疗机构执业的行政管理单位备案就行。但在北京以外的许多地区,因医院统一管理等原因,这项政策并未同步推开。

  北京商报记者 陶凤 常蕾/文 代小杰/制表

 
3上一篇  下一篇4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北京商报》社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商报总机:010-84285566 网站热线:010-84276814
商报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和平里西街21号 邮编:100013
ICP备案编号:京ICP备08003726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