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北京世园会进入运营备战状态
朋恩日托闭店 家长退款无门
全国电影票房一季度同比缩水16亿
抱团澳门 横琴国际旅游岛起步
恺英网络实际控制人王悦失联
借力漫威IP 沪港迪士尼开启新一轮“对决”
3上一篇  下一篇4 2019年04月02日 版面导航 放大 缩小 默认        

朋恩日托闭店 家长退款无门

 

  又一家知名托育机构闭店了。4月1日,有家长称在1月初交纳了近6万元托育费之后,位于西城区的“朋恩日托”就闭店了,在签署了退费协议达两个多月后依然没能得到退款。为此,北京商报记者联系了朋恩日托所属的北京汉尔文化发展有限公司法人张云鹏,他否认了“卷款跑路”,但却承认了闭店消息,且称北京18家店面已全部闭店,在寻找买家并等待新的融资进入。事实上,伴随早幼教的市场红利,致力于0-3岁婴幼儿的托育机构自去年起进入了快速增长期,但由于政策缺位以及行业监管的缺失,最后却也难免落得一地鸡毛。

  京城18家店全部闭店

  据朋恩日托南礼士路店一位家长描述,他在去年11月签署了为期一年的日托协议,共交费59760元 ,在今年1月2日开始送孩子到日托机构,但上了三天后便被告知门店要关门。1月22,该家长与朋恩日托签订了退费协议,按照协议,朋恩日托应在2月20日前退还家长59080元,但至今仍未退费。不仅如此,还有家长发帖称去年6月办理的退费手续至今都未能拿到退款,并曝朋恩日托拖欠60余位老师的薪资。“他们就说账面没钱,一天拖一天,给我们两种解决方案,要么让家长购买店面,要么就是家长众筹聘请老师并进行培训等。”家长补充道。

  据朋恩日托网站显示,朋恩日托PENG Daycare是一家为0-3岁婴幼儿提供托育服务的机构,隶属于北京汉尔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以亲子早教起家,2016年2月开始做托育服务。但北京商报记者拨打了其官网显示的2个400开头的咨询电话,均无人接听。随后记者联系到了朋恩日托实际控制人张云鹏,他向记者证实了北京18家店面全部闭店的消息。

  “从去年7月起,有竞争对手恶意诋毁我们,并通过不正当手段蛊惑我们的老师,导致师资大量流失。加之市场大环境不好,这个行业的员工素质也不高,我们已在积极寻求买家和新的融资进入,也在探索加盟或顾问咨询的新业务模式。”张云鹏表示,但现阶段无法给出准确退款日期,只能根据实际融资能力包括行业相关政策等的出台。据悉,朋恩日托此前曾获得共计3940万元的天使轮和A轮融资。

  师资成发展掣肘

  随着二孩政策的开放,现代女性职业需求的上升,中国家庭对于托育的需求越来越强。据相关统计,全国0-3岁的幼儿共有约8000万,据国家卫计委的调查,超过1/3的被调查对象表示有托育服务的需求。而我国婴幼儿在各类托育机构的入托率仅为4.1%,中国城市 3 岁以下儿童的入托率不到 10%,而发达国家这一数字为25%-55%。

  有需求就会有市场。有数据显示,仅2018上半年,早幼教领域融资金额就高达13.48亿元,其中不乏三垒股份、亿翔控股等大资本股份的注入。托育赛道企业爱乐祺、袋鼠妈妈、多乐小熊等或是拿到大笔风投,或是以连锁加盟方式扩展领地,逐渐呈现群雄并起、跑马圈地的市场格局。同时,在幼儿园资本化之路彻底被堵死之后,“射程”之外的托育、早教成为资本避险的港湾。

  但在市场被激活行业起飞的同时,由于托育行业没有明确的标准和规范,也衍生了不少隐患。按照张云鹏的表述,朋恩日托便溃于恶性竞争导致的师资流失。茂楷COO吕斯文曾表示,我国托育人才缺口高达500万。

  “合格教师和看护人员的缺乏问题是行业痛点。”北京早期教育发展促进会办公室主任陈玲谈道,托育与幼儿园相比,因为服务对象的不同,教得内容会更少一些,看护的比重会更大,所以对从业人员的责任心会提出更大的要求。托育行业现阶段对于人才标准是没有规定的,包括从业人员的资质审核、专业技能、考评认证等,市场就会呈现良莠不齐的状况。和教育沾边的专业毕业的人,都能轻易上岗。更有甚者,仅持有初中文凭,经过两三个月培训就能成为“专业”的托育早教老师。对于托育机构,只有高度重视师资培训、保育培训的企业才可能获得认可。

  亟待监管加强

  “托育从业人员整体的职业素养和技能的提升,已到了刻不容缓的地步。要想托育早教行业绿色健康发展,人才是关键。加强对托育过程的监管最关键、最重要的就是对机构从业人员进行有效规范,保护婴幼儿特殊消费者群体的利益。”全国托育早教研究院名誉院长关久兰表示。

  据悉,对于托育行业国家层面目前并没有统一标准。尽管近日有《全国托育服务机构认证标准》发布,并宣称“是在国家卫生健康委领导的支持下制定的”。却遭到了卫健委否认,卫健委表示有关部门正在研究制定婴幼儿照护服务机构设置标准和管理规范。

  目前只有上海市政府于去年4月印发了“1+2”文件,即《关于促进和加强本市3岁以下幼儿托育服务工作的指导意见》、《上海市3岁以下幼儿托育机构管理暂行办法》和《上海市3岁以下幼儿托育机构设置标准(试行)》。

  另有业内专家指出,托育行业说到根本还得回归教育的本质即师资的问题,特别是婴幼儿阶段,家长的试错成本太高。国家卫计委2016年的调研中有结果显示,更多的家庭倾向的还是公立托育机构。而目前的民办托育市场可能还需要理性看待。当然,认真打磨产品和服务,做口碑和良心教育的托育机构势必会赢得市场认可。

  北京商报记者 刘斯文

 
3上一篇  下一篇4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北京商报》社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商报总机:010-84285566 网站热线:010-84276814
商报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和平里西街21号 邮编:100013
ICP备案编号:京ICP备08003726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