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货第一股”花落谁家
股市聚焦
引导更多散户利用期货对冲风险
被央视点名 光合集团紧急澄清子公司诈骗案
下一篇4 2019年04月22日 版面导航 放大 缩小 默认        

“期货第一股”花落谁家

 

  A股的期货市场曾一度被束缚,近年来在A股上市的公司中也并未有纯正的期货公司身影出现。不过,随着我国金融市场对外开放脚步的加快,监管层对期货行业的态度也发生了明显变化。4月21日,证监会副主席在2019第十三届中国期货分析师暨场外衍生品论坛上明确表态,将推动符合条件的期货公司A股上市,这也意味着期货公司A股上市难有望破题。

  南华期货等有望加速上市

  在全国100多家期货公司中,目前还未出现一家真正意义上的期货公司在A股上市。随着监管层的喊话,期货公司A股上市有望破冰。北京商报记者通过证监会最新发布的“发行监管部首次公开发行股票企业基本信息情况表”发现,目前市场上有南华期货、瑞达期货以及弘业期货等3家期货公司处于IPO排队状态。

  具体来看,在这三家企业中,“打响”期货公司上市第一枪的是瑞达期货,该公司于2015年3月做了辅导备案登记,开始向A股发起冲击,之后于当年4月公司招股书便获得受理。瑞达期货的上市并非一帆风顺,2017年10月该公司IPO曾一度中止审查。根据证监会最新披露的信息显示,瑞达期货在2017年12月已处于预披露更新状态。不过,自2017年12月至今,瑞达期货的IPO进程尚无最新进展。

  紧跟瑞达期货之后的便是南华期货,公司于2015年4月进行了首发辅导备案登记,拟登陆上交所主板,之后公司招股书于2015年7月被证监会受理,于2017年1月收到了证监会的反馈意见,在2018年4月公司处于已预披露更新状态。目前南华期货的IPO进程尚无最新进展。

  相比之下,弘业期货的IPO起步稍晚,2017年才开启了上市之旅,与瑞达期货同样拟登陆深交所中小板。据了解,弘业期货目前已在港股上市。业内人士指出,若弘业期货冲击A股成功,公司有望成为期货行业内首只A+H股。从排队时间来看,最短的弘业期货IPO排队时间已超过两年,而瑞达期货、南华期货筹备上市的时间已四年有余。

  在新时代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潘向东看来,目前监管层推动,叠加加快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等众多利好,将会加快推动期货公司的IPO进程。针对相关问题,北京商报记者曾分别致电南华期货、瑞达期货、弘业期货进行采访,不过截至记者发稿前,这三家公司电话均未有人接听。

  中国中期冲击“期货第一股”

  除了上述3家期货公司处于IPO排队状态之外,上市公司中国中期拟购中国国际期货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际期货”)一事也备受市场关注。业内人士指出,目前并购重组效率显著提高,中国中期有望冲击“期货第一股”。

  据了解,中国中期在今年1月披露了拟购国际期货股权的消息,之后A股将迎“期货第一股”的声音便不绝于耳。根据中国中期最新披露的重组预案显示,公司拟向中期集团等7名交易对方非公开发行股份购买中期集团等7名交易对方所持国际期货78.45%股权,交易完成后,中国中期将直接及间接持有国际期货100%股权,但交易对价目前尚未披露。值得一提的是,中期集团目前直接持有中国中期19.44%股份,为中国中期控股股东,所以上述交易构成关联交易。

  资料显示,此次拟购标的国际期货设立时间为1995年10月,注册资本为10亿元,经营范围包括商品期货经纪、金融期货经纪等。而中国中期目前主营业务为汽车服务业务。对于收购国际期货的目的,中国中期曾表示,2016年及2017年,公司的营业收入分别为1.13亿元、6092.86万元,主营业务经营情况呈现下滑趋势。本次交易有利于提高公司资产质量和持续盈利能力。针对相关问题,北京商报记者曾致电中国中期董秘办公室进行采访,但截至记者发稿前,对方电话并未有人接听。

  除了中国中期之外,市场上还有美尔雅、新湖中宝、五矿资本、弘业股份等期货概念股。交易行情显示,在4月19日尾盘相关期货概念股就出现集体拉升情形,其中中国中期涨停,美尔雅收涨5.22%,这也让相关期货概念股周一的表现引发期待。

  利于完善资本市场结构

  在中国(香港)金融衍生品投资研究院院长王红英看来,真正把期货公司作为一个金融机构,未来将形成银行、信托、保险、证券、基金、期货一个分工明确的资本市场结构,对未来全球化资本市场的开放有更强的抵御能力。

  潘向东表示,目前A股上市期货公司较少一方面来自公司自身上市条件不具备,另一方面有些期货公司融资渠道多元化,降低了上市的必要性。“期货公司难以上市的一个根本原因还是目前我国期货市场规模较小,主营业务过于单一,资本需求不高等。”

  王红英则认为,期货公司本身属于一个小众的行业,相对比较专业,不太容易被市场投资者理解。这种公司的小众特性与A股市场公众性公司在技术层面还是有一些偏差。一旦资本市场出现一些大的变动,如商品价格、股指期货,可能会因风控管理不到位导致客户出现穿仓现象,及资本金出现亏空等。

  不过,王红英进一步指出,监管层的表态实际上已经默认现在整个期货行业在自身的发展当中,相关公司的管理能力在不断提高,对风险的控制水平在不断上升,整个资本市场的发展过程当中,股民也接受了非常多的风险效益。因此,目前中国金融对外开放进一步加快的背景下,只有让期货公司上市融资做大做强,才能更好地为实体产业进行服务。否则的话,强监管的背景下,期货公司没有接受公众监督,它就会永远处在“幼稚期”。

  “期货公司在A股上市较为罕见,但随着我国衍生产品和金融市场的发展,期货公司创新业务发展迅速、整合并购需求提升,迫切需要不断丰富融资手段,提高融资规模,满足不断上升的净资本需求和创新业务发展,但由于缺乏抵押物,期货公司通过商业银行间接融资受阻,那么A股上市直接融资将成为其重要手段。此外,来自海外国际期货公司竞争压力也是国内期货公司A股上市的重要原因。相信此次监管层表态将会实现期货公司上市破冰,未来将会看到越来越多的期货公司在国内A股市场上市”,潘向东如是说。

  北京商报记者 刘凤茹 马换换/文 王飞/制表

 
下一篇4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北京商报》社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商报总机:010-84285566 网站热线:010-84276814
商报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和平里西街21号 邮编:100013
ICP备案编号:京ICP备08003726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