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收取任何费用云闪付回应拓展活动收服务费
央行投放TMLF 降准概率下降
北京银行金融科技子公司将挂牌
急需“补血”多家银行公布资本补充计划
公募基金申请QDII业务资格提速
投资覆盖交通金融人民币海外基金规模破3000亿元
3上一篇  下一篇4 2019年04月25日 版面导航 放大 缩小 默认        

央行投放TMLF 降准概率下降

 

  一个月内两次打击降准谣言后,央行准备了“特麻辣粉”“上桌”。4月24日,央行开展了2674亿元的定向中期借贷便利(TMLF)操作。分析人士认为,此举是为了对冲二季度的流动性缺口,同时也体现了当前稳健的货币政策基调。相比于降准,未来类似TMLF这种更加灵活的、可调节性的货币政策将会是央行的首选。

  辟谣降准投放TMLF

  据央行官网消息,4月24日,央行开展了2019年二季度TMLF操作。操作对象为符合相关条件并提出申请的大型商业银行、股份制商业银行和大型城市商业银行。操作金额根据有关金融机构2019年一季度小微企业和民营企业贷款增量并结合其需求确定为2674亿元。操作期限为一年,到期可根据金融机构需求续作两次,实际使用期限可达到三年。操作利率为3.15%,比中期借贷便利(MLF)利率优惠15个基点。

  而就在本次TMLF操作前,央行在1个月之内两次打击了关于降准的谣言。就在4月23日晚间,央行通过旗下媒体就“25日起定向降准”进行了辟谣。

  央行表示,“4月25日(周四)起拟对部分农商行及农信社等农村金融机构定向降准1个百分点的消息不属实,央行目前并没有新的定向降准政策”。另外,针对有媒体关于“相关机构根据季度MPA(宏观审慎评估)考核的结果而进行存款准备金率动态调整”的报道,央行表示,这一报道也与事实不符。目前央行的确有一项普惠金融定向降准政策,但每年只在年初进行一次动态考核调整。今年1月央行已经开展了2018年度普惠金融定向降准动态考核。央行表示,这一考核调整只在每年初进行,并不是在每个季度都进行。

  此前,3月29日晚间,央行办公厅官方微博辟谣称,有消息称,“中国人民银行决定自2019年4月1日起,下调金融机构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此为不实消息。

  精准滴灌对冲流动性缺口

  在央行两度辟谣降准后,接下来的流动性操作也格外引人关注。

  从近期市场流动性上看,本周公开市场将有3000亿元逆回购到期,另外,本周前两天4月22日和4月23日,央行未开展逆回购操作。从整个二季度情况来看,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副院长、研究员董希淼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二季度共有中期借贷便利11855亿元到期,加上银行进入税期,流动性供求面临较大缺口。

  出于填补流动性缺口,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的考虑,向市场继续投放流动性也在情理之中。那么本次采取TMLF进行操作的原因何在?

  中国(香港)金融衍生品投资研究院院长王红英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当前虽然宏观经济有所好转,但是结构性差异和地区差异仍然比较明显。“当前信贷投入中有50%是与房地产相关的,剩下的资金也主要集中在长三角、珠三角以及二线以上城市,聚集效应明显,比如之前鹤岗房价下跌,内蒙古大学毕业生买房5折等事件也能反映出我国地区差异分化现象明显。”王红英如是说。

  在光大证券固收研究团队张旭看来,此时投放TMLF资金不仅可以平抑货币市场利率的周期性波动,而且这种具有激励相容机制的结构性工具能够有效地解决融资难、融资贵问题,实现流动性的精准滴灌,将金融资源直接输送至国民经济的薄弱环节,如小微企业,符合“作用大、信号小”的要求。

  “从利率上看,TMLF的利率相对MLF要低15个基点,这个也有助于降低中小金融机构的资金成本,引导其降低实体经济融资成本。” 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彬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

  短期降准概率下降

  关于存款准备金率是否会再次下调,分析人士认为,今年降准存在一定的空间,但短期内实施概率有所下降,未来类似TMLF的这种更加灵活的、调节性的货币政策会是央行的首选。

  2019年3月10日,央行行长易纲在答记者问时指出,中国目前下调准备金率还有一定空间,但相比前几年要小多了。

  温彬指出,从官方表态上看,今年降准有一定的空间。不过今年一季度宏观经济和金融数据发布后全面超出了市场的预期,加上一些城市房地产调控放松之后房价出现回升,下半年猪价可能出现反弹会给通胀带来压力,货币政策会相对谨慎,短期内降准的概率有所下降。

  董希淼也表示,降准存在空间和可能,但对降准无需过度期待和解读。展望二季度乃至未来一段时间,应该更关注货币政策传导机制和利率市场化改革,这比降准本身更重要。

  此前4月15日,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召开的2019年一季度例会上提到,稳健的货币政策要松紧适度,把好货币供给总闸门,不搞“大水漫灌”,同时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稳妥推进利率等关键领域改革,进一步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渠道。

  在王红英看来,基于我国当前稳健的货币政策基调,在现阶段不宜进行大规模放水,定向政策成为必然。“对于传言比较多的降准,我们不认为这是一个可取的方式,而类似于像TMLF这种更加灵活的、调节性的货币政策会是未来央行的首选。”

  北京商报记者 孟凡霞 实习记者 马嫡

 
3上一篇  下一篇4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北京商报》社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商报总机:010-84285566 网站热线:010-84276814
商报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和平里西街21号 邮编:100013
ICP备案编号:京ICP备08003726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