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舞需要回归内容,而非追逐市场
史戴芬·谭明恩吹响“笛声中的巴洛克”
舞剧《江湖》演绎“飘摇老汉口,风雨花楼街”
下一篇4 2019年05月10日 版面导航 放大 缩小 默认        
北京现代舞团团长高艳津子:
现代舞需要回归内容,而非追逐市场

 

  “现代舞经过多年发展,已经不再是一个‘孤芳自赏’的梦想,大量的舞团和舞者都不再是虚无缥缈地追逐,而是选择踏踏实实地做内容去推动现代舞的发展。”北京现代舞团团长高艳津子这样描述近年来行业内所产生的变化。但提及走进线下观看演出,仍有部分观众对现代舞表示“看不懂”,对此高艳津子表示:“作为舞者我们要有耐心,用时间和真诚的作品去引导观众,有些观众可能第一次看不懂,但经过第二次、第三次,他也许就找到了情感的共鸣点。”

  观演量持续上升

  北京商报:在您看来,近两年的现代舞市场有什么特别显著的变化?

  高艳津子:目前的现代舞市场是在一步一个脚印地向前走,很多观众逐渐关注到了现代舞演出。以北京现代舞团为例,现阶段基本走进剧场看过我们演出的,就不会忘记北京现代舞团。在得到社会各界大咖推动的形势下,我们粗略计算,2018-2019年间,非艺术专业观众点击我们的官方微博、微信公众号以及各类视频次数已经超过3亿次,这在从前是根本无法想象的。从票房来说,我们去年在大剧院演出的所有票房基本都是满座。记得在演《十二生肖》的时候,我们的三场演出全部爆满,甚至有观众在网络上购买的黄牛票在验证时发现是假票。可以看出,目前市场上观众对于现代舞的关注度正在不断提升,而对于北京现代舞团的演员来说,这种变化让大家看到梦想不是虚幻的,你可以靠自己的梦活下去。

  北京商报:您认为是何种契机推动了观众对于现代舞演出态度的大规模转变?

  高艳津子:我认为首先是时代的改变。当时代发展到今天的模样,国内整个时代文化已经逐渐向国际化靠拢,无论是传统文化还是现当代艺术,已经达到同步发展的状态。而这种同步,则证明观众的目光已经不断接近现当代艺术、接近现代舞。另外,我认为现代舞经过多年发展,已经不再是一个“孤芳自赏”的梦想,大量的舞团和舞者都不再是虚无缥缈地追逐,而是选择踏踏实实地做内容去推动现代舞的发展。究其根本,从业者们所投注的精力造就了行业内的不断超越。首先,第一个超越就是我们对自身素质以及修养上的认知;其次,第二个超越是我们在技术和经验上的认知。当优秀的内容源源不断地输送到舞台之上,最终,只要观众愿意接触到现当代艺术、愿意走进剧场,他就不会忘掉。 

  艺术与商业化同等重要

  北京商报:目前国内的现代舞团业务主要以哪些演出模式构成并进行盈利?

  高艳津子:以北京现代舞团为例,我们的原创舞剧产出速度基本保持在半年一台,一年会登台两部作品,一台舞剧的创作至少需要3个月的时间来完成,但其他时间我们就会接一些开放式的商业创作或是演出,另外也会有一些团队直接邀请我们的成品作品演出。在演员的构成上,目前北京现代舞团的驻团演员虽然只有九位,但项目演员的数量却是非常大的,每年北京现代舞团会组织两次演员招考,招考完毕后,合格演员将会被放置在我们的演员库里面,当接到大制作舞剧和项目时,会从演员库中挑选条件合适的演员进行联系。而驻团演员主要是出演北京现代舞团的保留剧目。我们驻团演员工资目前在5000-6000元/月左右,当然如果演出足够多,会有演出费的补贴,我本人每个月工资在6100元左右。所以北京现代舞团收入以及水、电、房租等方面的支出都是靠观众一张张的门票来支持的。

  北京商报:目前国内现代舞团的发展仍受到一些因素阻碍,您认为主要是哪些原因阻碍了现代舞团的发展?

  高艳津子:对于现代舞的发展来说,目前最难解决的还是经费、场地的问题。北京现代舞团24年风风雨雨,甚至有五年是没有场地的情况,所有演员包括我都是处于“流浪”的状态。我们在路边排练,每天给不同的朋友打电话联系场地,今天可能有一个健身房给我们用于排练,明天可能就换成了一个大堂,同时也会有关系不错的剧场把暂时不用的场地借给我们,我们就这样一边借、一边帮度过了五年。而这些问题会带来什么?会带来演员的动摇,演员没有安全感的时候是极不稳定的。但即便是这样,我们就是不离开舞台,我的底线状态就是,哪怕只有我一个人扛着北京现代舞团的牌子站在舞台上,北京现代舞团都在。在每个人都在愈发忙碌的今天,人们就越在失去温度,所以剧场艺术,特别是舞蹈艺术,对于观众的意义就格外大。

  放下误解和偏见

  北京商报:虽然现代舞演出已经逐渐崛起,但仍有许多观众提起现代舞就会想到“看不懂”这三个字,您认为应该怎样改善这种状况?

  高艳津子:其实作品与观众之间并不完全是艺术形式的距离,也就是现代舞的距离。作品和观众两者之间的关系,本身就像一场“恋爱”,有的人是一见钟情,有的人就是互相烦躁,看似和作品有关,但其实也存在着一定的随机性。如果有观众在机缘巧合下看了一场不太适合自己的现代舞演出,先不要急给整个舞种下定论,因为每一个创作者都有不同的风格,应该要先放下一些对现代舞的误解和偏见再去谈论。而对于创作者来说,需要反思是否将每场演出都倾注了全部情感,是否将自己的创作经验、表现手法以及能力运用得当,赋予了作品在表达时的准确性,如果以上几种因素都能中和好,那么不管它是谈天论地还是谈现实,它一定有情感共鸣点,只是有的观众不愿意开放自己,所以情感共鸣点就被错过了。但这并不是观众的错,作为舞者我们要有耐心,用时间去给予观众引导。可能第一次不懂,但第二次、第三次,他就打开了自己的内心。现在我们每一次演出完成都会有演后谈,其实就是在解决这个问题。

  北京商报记者 卢扬 穆慕

 
下一篇4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北京商报》社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商报总机:010-84285566 网站热线:010-84276814
商报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和平里西街21号 邮编:100013
ICP备案编号:京ICP备08003726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