尝鲜5G 银行科技转型加速
潘功胜:有信心保持汇率稳定
流动性吃紧 天安财险欲变卖资产
重仓康美药业未披露立案调查情况 广发基金两产品遭质疑
股东不买账 盛京银行终止供股计划
3上一篇  下一篇4 2019年05月20日 版面导航 放大 缩小 默认        

流动性吃紧 天安财险欲变卖资产

 

  包揽母公司西水股份业务收入九成以上的天安财险,因沉重的兑付压力而引发资本市场的关注。继5月10日,上交所向西水股份下发问询函要求其说明天安财险百亿元兑付引发的相关风险以及天安财险业务亏损的原因后,5月18日西水股份的回应如期而至。通过回应函不难发现,面对已经吃紧的流动性问题,天安财险正试图以变卖资产来“补缺”。

  天安财险存现金流错配隐忧

  根据西水股份此前发布的公告,公司于5月10日收到上海证券交易所《关于对内蒙古西水创业股份有限公司2018年年度报告的事后审核问询函》,要求对面临兑付期的天安财险是如何安排兑付的;转让及回购兴业银行股权收益权的交易是否合规,以及对兴业银行股份的投资决策是否发生变化;保险业务承保利润为负的原因,以及对相关因素是否可能持续影响公司业绩等问题进行回复。

  问询函显示,2018年天安财险持续处于理财型保险净兑付时期,“保户储金及投资款”科目资金流入为零,资金流出1187亿元,2018年期末余额566.4亿元,其中一年内需兑付的金额为550.8亿元。

  事实上,由于前几年大规模发展投资型保险业务,天安财险的“保户储金及投资款”曾保持快速增长。数据显示,2014-2016年,天安财险该项数据分别为259.26亿元、1266.99亿元、2474.82亿元,分别实现同比增长11280%、388.7%、95.33%。此后由于监管政策出台以及公司转型对投资型产品逐渐停售,2017年、2018年保户储金及投资款分别降至1702.49亿元和566.35亿元。

  一边是保费大规模“缩水”,另一边则是天安财险资产状况的收缩。对比发现,天安财险的总资产自2016年3025.84亿元开始大幅下降,2017年、2018年,该公司总资产分别为2225.03亿元、1113.4亿元,分别同比下降26.47%、49.96%。

  此外,除了资产总额在下降,天安财险业绩大幅亏损也引起监管的关注。2018年天安财险已赚保费148.5亿元,同比增长5.43%,增速较上年减少11.78个百分点;综合成本率107.48%,较去年增加6.86个百分点;占保费收入95.6%的险种承保利润均为负。同时该公司已连续5个季度呈现净亏损逐渐扩大态势,2019年一季度,净亏损增至13.48亿元。

  5月18日,西水股份针对上交所提出的三大方面疑问进行回应,承认子公司天安财险投资资产股权投资基金、集合信托产品与理财险兑付存在一定程度的现金流错配。

  或将变卖资产

  对于现金流错配问题,西水股份承认,在不考虑无明确到期期限资产的情况下,在2019年5-7月存在资产负债累计现金流缺口,天安财险计划通过出售投资性房地产、提前结束信托产品、处置其他无固定期限资产等方式补充资金,满足理财险兑付及对外融资偿还的资金需求。

  数据显示,2019年5-7月,天安财险的累计主要资产与主要负债的现金流匹配情况为负值,分别为-26.65亿元、-139.26亿元、-56.56亿元。

  不过,这或许是天安财险最后一个给付高峰,渡过这一“劫”,兑付压力便迎来了解脱。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12月31日,西水股份理财险余额为566.35亿元,其中2019年1-4月完成理财险兑付404.80亿元,5-12月尚需完成理财险兑付154.21亿元。2020年需兑付的金额为16.44亿元。

  同时,中汇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在回应函中确认,在资管新规明确要求“打破刚兑”的情况下,天安财险持有的集合信托产品不存在股权收益权转让方或担保方发生严重财务困难、违反合同条款等可能导致金融资产到期不能收回的情况,持有的股权投资基金不存在严重下跌或非暂时性下跌的情况。

  那天安财险如何应对百亿面临兑付期的理财型产品?对此,西水股份回复,子公司天安财险2019年1-4月的理财险兑付主要通过该公司信托产品的提前到期,不动产投资项目处置,提前支取定期存款,通过股权投资基金、兴业银行股权等资产收益权转让融资等方式提供资金。

  不过,西水股份表示,天安财险未来一年内资产负债存在现金流错配,公司未来有可能通过处置兴业银行股票的方式保持流动性,如处置公司及天安财险合计持有兴业银行的股数占比将降至3%以下,公司及天安财险将不具有向兴业银行公司提名董事的权利,公司及天安财险将不再符合按照长期股权投资对兴业银行股权投资进行会计核算的基础,将按照金融工具准则进行会计核算,进而会对公司业绩产生重大影响。

  此外,在保险业务方面,西水股份回应认为,天安财险综合成本率大幅上升、承保利润为负的主要原因包括三方面,一是受保费充足度降低共性因素和天安财险提高客户满意度因素影响,赔付水平同比上升;二是在销售渠道建设和目标业务领域销售资源方面的投入力度加大,费用水平同比上升;三是承保亏损主要由车险、意外险和保证险造成,占比为90.1%,其中车险保费收入比重最高,占比为78.62%,而2018年车险综合成本率上升主要是综合费用率上升导致。值得注意的是,西水股份在此次回应中表示,天安财险承保的房抵贷业务也发生不同程度的违约。

  北京商报记者就天安财险一季度净利润大幅亏损等问题采访天安财险,但截至发稿未获得回应。

  借理财险“超车”反酿风险

  资料显示,天安财险成立于1995年1月,是我国首家由企业出资组建的股份制商业保险公司,总部设在上海市浦东新区,注册资本为177.6亿元。在2012年之前,这家公司已历经多年亏损。

  不过,这一局面在2012年新总裁高焕利上任后得到扭转。当年天安财险便开始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全面实施传统险和理财险“双轮”驱动战略,力争实现“三年再造新天安”的目标。数据显示,2013-2015年,天安财险资产从70亿元升至1600亿元,而与理财型保险挂钩的保户储金及投资款由259.26亿元跃升至1266.99亿元。

  有业内人士表示,高利率的理财型保险对险企来说风险较大,一旦理财型保险收入放缓、集中退保以及监管限制相关业务的开展,都将使得理财型保险占比较高的这类险企出现流动性风险。

  “同时,理财型产品成本高、期限短,一些激进的中小险企往往会靠持续大量的销售收入来兑付到期和退保的存量保单,同时不得不进行激进投资。如果投资亏损,加之一些险企为保障销售增长还会考虑尽量进行刚性兑付,最终导致利差损风险加大。”上述业内人士补充道。

  中国社科院金融所保险与社会保障研究室副主任王向楠表示,保险市场中各家险企的份额占比波动不大,小型险企想要发展就必须进行差异化经营,不过,在保险业回归保障和加强稳健经营的背景下,通过理财型产品大量获取保费进行投资而获益的方式不可行。

  王向楠谈到,险企进行差异化经营时可以考虑:对满足新兴市场需求的产品提高供给能力,借助科技平台降低产品送达和客户管理成本,与相关政府部门合作而获得服务性收入和开发配套产品的业务,关注低收入人群或高风险细分市场领域相关产品的研发等。

  北京商报记者 孟凡霞 李皓洁/文 宋媛媛/制表

 
3上一篇  下一篇4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北京商报》社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商报总机:010-84285566 网站热线:010-84276814
商报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和平里西街21号 邮编:100013
ICP备案编号:京ICP备08003726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