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ceX猎鹰重型火箭成功发射
联邦快递告了美国商务部
英国新一任首相将于7月23日揭晓
美国总统宣布对伊朗最高领袖实施制裁
2000万养老存款会压垮安倍吗
德国调查显示越来越多年轻人吸食大麻
3上一篇  下一篇4 2019年06月26日 版面导航 放大 缩小 默认        

2000万养老存款会压垮安倍吗

 

  在即将到来的参议院选举面前,在野党和自民党的攻防战正变得越发“魔幻现实”。一份不信任案直接拍到了日本首相安倍晋三眼前,掀起舆论浪潮的“2000万日元养老存款”一事不出意外地成为在野党攻击安倍的利剑,但讽刺的是,几个小时之后这份不信任案就被驳回。养老的确是日本社会的痛点,但对于如今的日本而言,养老却不是唯一的问题。

  不信任闹剧

  安倍又惹上了麻烦。据日本共同社报道,当地时间25日,日本立宪民主党等5个在野党派向众议院提交了对安倍内阁的不信任决议案。在野党认为,晚年资金相关报告问题及不同意召开众参两院预算委员会会议反映了首相安倍晋三的意向,因此也加大了对后者的批评力度。

  然而上午提交的不信任案下午就被驳回。当天下午日本执政党在众议院全体会议上凭借着自民、公明两党等多数反对将其否决。值得注意的是,本届日本例行国会将于26日收尾,这也意味着,即将到来的夏季参议院选举的朝野攻防也进入了激化阶段。

  本月初的一份养老报告是这场闹剧的“始作俑者”。当地时间3日,日本金融厅发布了一份报告,其中提到,长寿化使日本人退休后的生命得到延长,因此一对夫妇退休后要活到95岁,至少需要准备2000万日元(约合人民币128万元)的养老存款。根据估计,目前60岁的日本人中有四分之一将活到95岁。

  消息一出,瞬间引爆舆论。“2000日元我倒有,2000万也太难了”,“我这周每天都在打工,也就刚好够活的”。在野党也在参议院决算委员会上向安倍提出质疑:“日本人拼命工作拿工资,退休领退休金,领养老金生活,即使这样,65岁之后的30年,攒不够2000万日元就活不下去,日本是这样的国家吗?”“这相当于告诉日本民众退休后就自谋生路吧”,日本共产党中央书记局长小池晃评论道。

  舆论的指责和在野党的攻击让政府不得不出来紧急灭火。对于在野党的质疑,安倍已经道歉并回应称这是金融厅发表的数据,但他并不认为这是正确的,而是会引起误解的说法。另一边,日本财务相麻生太郎也称,他不接受金融厅的报告,该报告 “引发了极大的担忧和误解,与政府的现行政策背道而驰”。根据他的说法,报告给人的感觉是退休金制度正在衰落,但这种情况完全不存在。

  100年安心?

  参议院选举之前闹了这么一把事,就像是给在野党的一个天赐之礼,在野党也大有抓住不放的架势。在不信任决议案被否的前一天,同样的情况就已经上演,当时在野党针对安倍的问责决议案就因为执政党的多数反对而被否决。

  不过立宪民主党干事长福山哲郎提到,多数日本国民都未能从“安倍经济学”中享受到好处,正是因为出于对养老问题的担忧,报告书中所呈现的问题才得以扩大化。事实上,养老问题历来都是政党交锋的关键所在,但这也恰恰说明,养老问题已经不是政治博弈的一个工具,相反已经成了人人自危的信号。

  老龄化已经成为日本逃不出去的怪圈,数据显示,日本全国总人口是1.27亿,65岁以上的老人,已经占了全国总人口的27%,其中75岁以上已接近14%。

  舆论本就已经危机四伏,这时候联合国又补上了关键的一刀。17日,联合国经济和社会事务部公布的统计数据显示,2019年基于25岁至64岁人口与65岁以上人口之比算出的“老年抚养比”排名中,日本以1.8的数值成功垫底。值得注意的是,“老年抚养比”数值越小,则意味着劳动年龄人口在面向老年人的社会保障和公共养老金制度方面的负担越重,对经济发展不利。

  一直以来,日本政府都宣称公共养老金“100年安心”,但就目前情况而言,民众的心似乎早已安定不下来了。

  17日的民调显示,63.8%的受访者认为,日本当前的公共养老体系“不可信”,只有28.2%的受访者表示能接受当前的养老制度。就连自民党支持者中也有56.9%的人表示对此“无法相信”。

  哪出了问题

  安倍不是没想过解决这个问题。在人口老龄化和低生育率的双重压力之下,上个月,日本政府就提出,考虑将企业雇用人员的年龄上限从65岁提高到70岁,并计划明年向国会提交相关修正案,当时安倍甚至还提出了“终身不退休社会”的概念。

  在劳动力不足的“国难”面前,即便让老年人“工作到死”,也终究是个治标不治本的办法。事实上,日本的养老金制度也曾成为国民的骄傲,然而随着日本进入“失去的二十年”,老龄化和经济衰退的长期化让日本公共养老金的收支出现恶化,可持续性一再被削弱,养老金制度改革也因此一直在进行。

  相比起来,经济支撑乏力更像是表面的冰山,在养老金缺口面前,似乎还有更隐蔽的问题。此前经合组织就曾提到,解决日本财政问题,其一是建议日本取消退休制度,其二就是将消费税上调至20%。

  后一点正中安倍下怀。根据计划,今年10月,日本的消费税就将从目前的8%上调至10%。面对反对,上个月,安倍还在国会提到,他将按计划提高消费税,“除非发生类似于雷曼兄弟公司破产那种规模的事件”。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日本研究所研究员刘军红对北京商报记者分析称,安倍增加消费税实则意在保费,如果10%的消费税全部用于社保则是合理的,但现实的情况是一部分用在了无偿教育方面,并不符合消费税专款专用的原则,因此激发了社保不足的矛盾。

  刘军红进一步分析称,日本目前的问题在于能不能提高劳动分配率,虽然安倍一直说要增加工资,但人民的实际工资并没有提高,失业率下降也是因为更多人成为了小时工,所谓的低失业率没有意义。如今的日本也越来越封闭,早已没有了上世纪80年代追求国际化的动力,不图创新的确是日本的一大弊病。

  北京商报记者 陶凤 杨月涵

 
3上一篇  下一篇4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北京商报》社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商报总机:010-84285566 网站热线:010-84276814
商报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和平里西街21号 邮编:100013
ICP备案编号:京ICP备08003726
 
关闭